立即注册 登录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
《问政青岛》问政青岛市生态环境局:环评是“紧箍咒”还是“护身符”?

《问政青岛》问政青岛市生态环境局,这些“灯下黑”何时能够绝迹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这句话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老百姓的心里。近年来青岛市的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,但仍然存在污水多年无人处理、“黑金产业”污染处理难、“散乱污”企业查处后原地复活、“环评在手污染大吉”等监管上的“灯下黑”。在10月21日晚的《问政青岛》栏目中,青岛市生态环境局针对这些问题一一回应。

QQ截图20201022103013.jpg

多年的臭水沟何时能变清?

在问政的第一个问题中一瓶水在演播室内成为焦点。问政员描述,水的颜色明显不正常,发黑、发黄,晃动一下还有黑色颗粒状沉淀物。这瓶水随后被送到了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局长杨钊贤的手里。

这瓶水取自城阳高新区锦宏东路附近的一条臭水沟。在调查中显示,这条臭水沟里的水发黑,还散发着刺鼻的臭味,一臭就是十多年。水面上漂浮着各种垃圾,还淤积着厚厚的白泥。而这条臭水沟的水被排入了周围的景观河,交汇处有大量油污漂浮。

这种情况并非个案,胶州市胶莱街道闫家屯村村民说,他们附近的污水也存在很多年了。

污水多年无人处理,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?

杨钊贤说,在青岛还有这样的黑臭水体确实不应该。市生态环境局城阳分局局长刘维铭说,这个地方他也去了,查明是上游即墨区一个社区的生活污水问题。生态环境局即墨分局局长王海刚说,今年遭遇区域性降雨,天灾导致该社区泵站电机烧毁,造成污水冒溢问题,目前问题已经解决了,之前的情况不清楚。十几年存在的问题,刘维铭说,应该有工业污水的问题,此前调查不细,将细致排查污染源。

杨钊贤说,这个污染源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,肯定是长期形成的,说明我们平时的监管不到位,还是工作上有问题。此外他表示,听到工作人员的答复,确实答复得不好。基层出问题,根子在上边,自己作为局长负主要责任。基层工作人员答复敷衍、不担当,自己也有责任,向大家道歉。他说,黑臭水体是城市的顽疾,尽管下了很大的力气但还存在。下一步将按照要求抓实,抓到位,发现一处解决一处。

小康全面不全面,生态环境是关键,问政观察团的代表们也对此颇为关切。而在调查中针对记者投诉被推诿的问题,特邀观察员陈维民点评说,基层的问题,局长能够勇于承担责任值得认可。除了污水治理问题,这一问政最重要的是,通过基层工作人员的回答,看出他们对环保出现问题的麻木和甩锅问题,这个不能容忍,是渎职行为,反映出环保队伍,尤其是基层,要加强教育。

对于问政一开始拿到的那瓶污水,杨钊贤说:“我也把这瓶水带回去,作为警示的水,作为反面教材。这条河治好了,我们再带着清水过来。”

“黑金产业”污染如何根治?

石墨产业又被称为黑金产业,莱西市南墅镇因此而声名在外,是青岛石墨新材料产业聚集区,结合石墨烯产业进行绿色无污染产业的转型升级。但当地村民反映,这一绿色无污染的产业却有点“黑”。

调查中显示,石墨粉尘无孔不入,居民家中落了一层粉尘,不开窗一天擦一次都擦不干净,路边的绿化树木上更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。不光有粉尘污染,噪音污染同样严重。

最让人担心的还有水污染,有水不敢浇地、不敢喝。对此污水处理企业却表示处理系统“不敢运行”。青岛南墅海安环保能源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孙盛林表示,一旦运行处理石墨废水,排出的还是污水,就没法洗清了。在其提供的监测报告中显示,这里的污水高盐高氟,酸性特征明显,PH值能达到3.29,同时污水中还检测出重金属,而这些污水处理厂都无法处理。他表示,投资了两个亿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完全失去了意义。

对于这个问题,杨钊贤表示还是工作没做到位。青岛市生态环境局莱西分局局长宋学照说,污水处理企业“不敢运行”的情况也了解,也去沟通过,对方也回复过。他表示曾跟当地政府针对如何处理进行协调,可能协调不到位,也没有落实。此外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解决这个问题。针对问政员询问处理厂何时能够处理?宋学照表示争取本月底投入使用。

针对企业跟监管部门打游击的问题、群众举报没有作用的问题,杨钊贤表示,还是有很多工作确实没到位。问题确实触目惊心,尤其是对于住在这里的居民来说不能忍受。应该上马互联网+的设备监控,对重点区域进行重点监管。

杨钊贤说自己有点坐不住,“如果环保系统的家人住在这里肯定要作为第一位来办,还是对群众感情不深的问题。我也有责任,环保出了问题,我这个局长也有责任。明天我就去现场,尽快解决问题,还百姓一个干净的环境。”

对此,问政团代表谈睿询问,表象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?她说,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,很难给百姓满意的答案。

线上观察员、时事评论员余治国说,噪音问题解决起来相对简单,说明当时的规划有问题,将工业区和居民区规划在同一区域;污水问题相对复杂得多。他说,污水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监管问题,还是一个修复问题。深圳修复水环境付出了沉痛的代价,投入高额资金才达到不黑不臭的标准,而且还要加大投入,他表示只有认真的态度才能带来水环境的好转。

特约观察员陈维民说,如果对发现的问题避而不答,空洞地表示有漏洞,很难解决问题。南墅镇的问题是很大的痛。青岛空气质量进步很大,但顽疾依然存在。治理顽疾,背后反映出来的是我们要怎样发展。石墨是黑金产业,但不能黑,要综合施治。如果解决不了环境问题,我们宁愿不要这样的发展。这是我们的底线,也是环保部门的红线。

废料加工点为何屡屡复活?

废旧塑料加工散乱污是治理难点,但查处后能够原地复活。在问政调查中,隐藏在平度市大泽山镇的一处废旧塑料加工点正在操作,这处加工点存在至少已半年,日均生产一吨以上。工人说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来过,但施工依旧。

这也不是个案,另一个加工点说检查人员来了赶紧停,走了又加工起来。而这些项目产生的废气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李沧区一处加工点三月份已经取缔了,但在调查中发现它依然在运行。对此,市生态环境局李沧分局局长单海峰说,这个点已经查处三次了。“我们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负责人,每次把设备拆除,但他们一天一夜就能够装起来。上周发现他们又原地复活了,正在进行处理。”前面两个加工点,其中一个也被查处过,还上了相关部门回头看的台账。

为何这些“散乱污”企业总能原地复活呢?杨钊贤说,办法是有的,但生态环境部门在监管上有漏洞。遇到问题不要回避问题,一味地强调违法成本低、投资成本低,长效监管机制还没有成立起来。这反映出在执法方面存在作风问题,没有久久为功,没有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精神。制度都有,在制度落实上还要继续努力。

环评在手,万事大吉?

“投诉应该也没有什么用,他有环评。据说是青岛市目前最好的一个商混站了。”这是在问政中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的一句话,当记者调查后向环保部门反映有商混站污染问题严重时,对方如是回复。调查发现现场尘土飞扬,环保设备显示乱码,但对方的确有环评报告,并被认为是青岛“最好”。

而在另外一处洗沙点,对方虽然提供了环评报告,但记者还是从中发现端倪,报告显示该项目用地为集体土地性质,用途是材料堆放,不能建设永久建筑物,但就是这样一份资质有漏洞的报告,却通过了环评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环评应该是守住绿水青山的第一道防线,如今却成为摆设。杨钊贤说,这反映出事中事后缺少监管,下一步要一案双查:应不应该批?如果不应该批而批了,审批人员要承担责任,“回去之后要从头开始查。”

特约观察员陈维民说,这些问题反映出有关部门高压不高、监管不严。

杨钊贤在总结发言中说,问政青岛是问能、问责、问效,对改进政府部门工作起到很大作用。“今天我确实有些坐不住的感觉,不管是问题还是点评,都是点得深、点得透,都戳到了痛处。这些尽管是环境问题,更反映出作风问题。”他说,下一步在解决环境问题的同时要加强队伍建设,转作风、提效率,更好为群众服好务,保卫好青岛市的绿水青山碧海蓝天。

发表于 2020-10-22 10:31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该帖共收到 0 条回复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美图秀

    • 黄岛法院院长王光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接受
    • 民生银行因违规向小微企业收取贷款承诺费等
    • 民生银行青岛分行违规向小微企业收取费用被
    • 麦凯乐西海岸店闭店在即 员工安置成问题
    • 做完牙齿全瓷冠后疼痛难忍 青岛德康门诊承

帖子地图|手机版|违法举报|法律顾问:山东鑫盛方律师事务所|小扑网 ( 鲁ICP备19052805号-2  

GMT+8, 2020-11-26 01:08 , Processed in 0.12703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18-2020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